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是如何找到的?

在这场抗“疫”战争中,有一群鲜为人知的战士,他们跟医护人员一样穿梭在隔离区,直面病人和密切接触者,与病毒“赛跑”,他们是战“疫”中的侦察兵。他们就是被称为“医学侦探”的流行病学调查员,通常被称为“流调员”。

“我们的手机是24小时不能关的,随时待命准备去现场调查。轮到值班的时候,更是不能睡着。半夜被电话惊醒的情况也不在少数。”90后流调员张蔚这样形容她的工作节奏。

她是龙华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疫情流行病学调查组流调员,同时也是一名有着七年党龄的年轻共产党员。“你再好好想想你和爱人几点驾车从老家回市区的?你们中间都遇到了哪些人?都去了哪些地方?是否与这些人有过交流或是直接接触?在你接触过的人员中是否有发热或是咳嗽的?在此期间你是否一直戴口罩?”…… 这是张蔚及流调组组员每天说的最多的话。

只要接到任务,无论多晚、多么突然,都要对每一例病例开展流行病学调查,通过抽丝剥茧式的调查询问,透过纷繁复杂的生活轨迹,探索传染的来龙去脉,将一个个看似毫不关联的片段,串成一条条紧密连接的传染链条,从蛛丝马迹当中搜索可疑的病例密切接触者。

她说:“这是我工作以来第一次经历的重大疫情,说实话心里还是特别紧张的。只有不停地提醒自己要细致,不能出错。”

目前深圳已经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中,平均每一个确诊病例就有十几个密切接触者,而找出这些“密接者”最基础的功夫就是“问”,不厌其烦地问、事无巨细地问,诸如出差转机的细节、参加会议的人数、房屋住所的面积,家里人口的情况等。

她说:“有时候打电话进行流调一打就是一个多小时。”只有从这些琐碎的信息中去粗取精,然后抽丝剥茧,逐步聚焦到所要寻找的密接目标,最后对密切接触者及时的进行集中隔离观察,采集生物样本、送样,并对疫点进行全面的终末消杀,防止病毒的传播。此外,还联合区人民医院、区中心医院、妇幼保健院的抗疫医生,走进社区,挨家挨户开展龙华区疫情高发地区(湖北省)返深人员新型冠状病毒携带筛查工作,只为做到及时发现每一例潜在病例。

很多时候,流调人员不像医生,患者会主动尽可能多地给医生提供有用信息。“我们是被动去问,只有自己想得越多,流调时才能问得越细。”张蔚说希望大家在经历过疫情之后,能够了解到流调的重要性,积极配合她们的工作。每次出门前,孩子似乎很能理解一样,不吵不闹,还会说“妈妈去杀虫虫了!”在家看电视也会说:“中国加油,妈妈加油”,每次听到这些,她都觉得无比温暖,也让她更加义无反顾的投入到工作中。

【记者】吴永奎

【通讯员】贺小珊

【作者】 吴永奎

【来源】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+客户端